当前位置

首页 > 字体知识 >

线形文字

时间: 2021-08-16 17:34
在希腊克里特岛发现的泥版残片,有两种文字形式,被称为线形文字A和线形文字B。线形文字B于 1952 年被文特里斯 Michael Ventris 破译,证明其为希腊语的一种古代形式,使用于迈锡尼文明时期。而线形文字A则至今未被破解。它的破解是考古学上的"圣杯"。

基本信息
中文名称
线形文字

破译者
文特里斯
线形文字

破译时间
1952 年

地点
希腊克里特岛

目录
1概况
2历史
3发音
折叠编辑本段概况
线形文字A 是一种古代克里特岛上使用的未破解文字。它的破解是考古学上的"圣杯"。它的一种关联文字,线性文字B于1950年被Michael Ventris破译,证明其为希腊语的一种古代形式。

尽管这两种文字共享许多符号,使用线性文字B所表达的音节来套用线性文字A所得到的结果和任何已知的语言都没有关系。这种语言被命名为米诺斯语,或Eteocretan。使用时间对应于米诺斯文明先于约前1450年,迈锡尼人入侵的阶段,即前1800年至前1450年。由于米诺斯语言已经失传,所以很难判断对它的破译是正确的,或只是因为错误的符号-声音转换而导致的无意义的语言。然而,最简单的途径可能就是假设线性文字A的音等同于已经解读了的线性文字B。一个由John Younger维护的网站保留了所有已知的线性文字A的声音转写。一些宗教套路已经被识别出来,有些甚至显现出与埃特鲁里亚语相近的语法结构。

折叠编辑本段历史
线形文字A

来源

在米诺斯,曾相继出现三种书写系统。前两种为象形文字,后一种为线形文字(即线形文字A)。三种文字皆未能破译,人们甚至无法得知这些文字分别记录何种语言。对于这三种书写系统的了解,一度仅止于假设:会不会是闪语族语言?早期印欧语系?或更古老的语言?

刻在泥版上的线性文字A,发现于圣托里尼的阿克罗蒂里。线性文字A是一种古代克里特岛上使用的未破解文字。

尽管这两种文字共用许多符号,使用线形文字B所表达的音节来套用线性文字A所得到的结果和任何已知的语言都没有关系。这种语言被命名为米诺斯语。

特证

由于未被解读,这种文字的特点很难界定。不过可以列举一些粗略的特征。它是一种意音文字,包括60个表示音节的符号,以及60个表意符号表达声音、物体或抽象概念。它通常从左向右书写在泥版上。对线性文字A有争议的解读包括:将它与闪米特文字进行联系,或者将它界定为aeolic方言的希腊语字母。

线形文字B

来源

1900年,英国考古学家伊文思(Arthur John Evans)在克里特岛克诺索斯古代宫殿废墟上,发现一些泥版残片,上面显然刻着一些文字。谁都没有想到,就因为发现了几个谁也不懂的符号,经过一世纪的研究、考证和解读,使史前人类几千年失去的历史重新回到人间。

线形文字B,可能是公元前17世纪,在线形文字A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宫殿文字。最先在迈锡尼使用,阿卡亚人征服克里特岛后,继续沿用。此文字有88个符号,其中大部分来自线形文字A.

经过考古学家和语言学家们的不懈努力,这些泥版上的乙系线形文字(即线形文字A与线形文字B)终于在1952年被一位英国建筑学家文特里斯完全破译,从而在很大程度上驱散了长期以来笼罩在米洛斯文明和锡尼文明之上的迷雾,这是二十世纪文字研究最了不起的成就。人们从中得出了几点结论。首先,记事书板上的文字,属于非常古老的希腊文,比荷马史诗还要早五百多年。"首批希腊移民出现于公元前2000年"这假说,由此得以肯定。因此,希腊语及爱琴海彼岸安纳托利亚的赫梯口语,皆属印欧语系。

用途

尽管"线形文字B"这个名字听上去毫无个性,但是这种文字却是迈锡尼语(希腊的一种方言,迈锡尼是希腊传说中的英雄阿伽门农统治的国家)中现存的最古老的文字记录。线形文字B主要在克里特岛和希腊大陆的南部地区使用,时间大约在公元前1500年-公元前1200年。

我们手中的一大批资料,特别是经济活动方面的资料(如土地听有,氏族畜群的经营,铁匠的工作及其所受监督,以及奴隶的存在状况),如今终于可以读懂了……书板之所以无一块涉及宗教,是因为祭祀活动十分频繁,祭祀需用的陶罐、香和香油,皆由氏族金库支付。

这些文字似乎主要用于清点和计数。不过亚洲此时已开始出现辅音体系,可避免音节文字使用之苦,而且巳发展得非常完备。此体系很快被爱琴海彼岸的"知识界"采纳,成为希腊各城邦使用的文字。

成就

1936年,伊文思在伦敦作一次学术讲座,主题是《希腊克里特岛上湮没的文明和这个史前神奇民族的神秘文字》。在听众中有一名14岁的中学生对古代语言非常人迷。他叫迈克尔·文特里斯,那天听完讲座后,他立志要弄清线形文字的秘密。他跟专家们通信讨论,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他在其他专家遭到挫折的地方获得了胜利。

迈克尔·文特里斯首先读懂了线性文字B,还指出这种文字是希腊内陆迈锡尼人使用的文字,那个时代生活在那里的居民,后来就成为荷马史诗中的传奇英雄。文特里斯依据那些微不足道又相互矛盾的发现,探赜索隐,得出了这个结论。他的天才在于从扑朔迷离、诡异多变的古文字符号中,辨别出其中的模式和常数,从这里打开缺口去发现深藏其中的事理。从无序的表面捉摸和窥透有序的内涵,这是大学者共有的特点。

文特里斯以后,线形文字继续有人研究,但没有获得重大进展。米诺斯线形文字A、费斯图泥盘文、部分玛雅文和复活节岛木板上的符号至今还神秘莫测,令人费解。

然而凭借人的耐心、热诚和洞察力,学者几乎已经破译了所有古文字系统,包括斯堪地纳维亚的古代北欧字母,以及在爱尔兰和威尔斯发现的最古老的欧甘文字。

文字A与文字B的关系

克里特岛和希腊本土的氏族社会,曾产生几种较为复杂的表意文字和拼音文字。这些书写系统之间关系密切。克里特人的线形文字A和阿卡亚人的线形文字B(都属于乙系线形文字),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两种。这当中,线形文字B又是从线形文字A发展而来--克里特的誊抄人,为了把希腊语所表述的内容记录下来,把线形大字A作了适当改进。在近500年的使用中,线形文字B变化不大,显示了相当的稳定性。

最古老的泥版残片的文字,约刻于公元前2000-1650年间。较为近代的泥版残片的文字,约刻于公元前1750-1450年间,也就是伊文思说的线形文字A,它就像费斯图泥盘符号一样,至今还没有能够真正破译。又据伊文思的考证,不知在什么年代,有一种新文字代替了线形文字A,他把新文字命名为线形文字B。刻有线形文字的泥版很多,伊文思在1941年故世以前,对线形文字B提出了许多假设和线索。他还为克诺索斯宫殿画了一张复原图。根据他的看法,克诺索斯城原址距离海约有4公里,城里居民约8万人。

折叠编辑本段发音
Michael Ventris(一个喜欢研究语言学和铭文更胜于建筑的建筑学家)和John Chadwick(他对希腊语言的早期历史作了深入的研究)两人解出了线形文字B中各个符号的发音,并证明了其中的词汇来自于一种古希腊方言。Ventris和Chadwick解开的是一种主要由音节符号组成,加上一部分语标符号(用来表示一个单词或词组的符号)、10进制的计数体系以及用来分隔单词的短竖线组成的语言系统。这些写有线形文字B的粘土板大都用来记载账目,其中不少粘土板上写的都是货物的清单。

除了这些标准的音节符号,还有一些辅助的符号被用来简化单词的拼写。有些可以表示双元音的符号看作是一种缩写。

本页标题:线形文字

本页地址:http://www.69228.com/zitizhishi/750.html

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谢谢!本站部分文章转自网络整理,如有侵犯您的版权信息,请联系我们删除!